Arkham Knight

来啊,互相伤害啊!

[timjay]見光死(10

白灰灰白:

10.




  Tim原本打算偷偷逃走的,這只是一場綁架案,他可以當一個聰明的受害人,逃出去也不會有人懷疑他是義警(如果他能讓自己看起來夠狼狽的話),可是出乎意料的——紅頭罩出現了!




  那個戴著紅色頭盔的身影無聲無息地從窗子裡頭進入,在沒人發現他的時候刻意大聲清咳,瞬間所有守衛都把槍拔出來對著他。


  Tim被毆打過,他能看到的位置上都是瘀傷,一隻眼角腫腫的,這不妨礙他在昏暗中看到紅頭罩氣定神閒的強壯身軀。




  「你怎麼來了?」綁架犯的頭子說,舉起手要他的手下們把槍放下。


  紅頭罩走過去,「你沒錢付給我的話,可以在你幹綁票這種蠢事之前告知我的人。」


  「怎麼?紅頭罩怕綁票?」男人扯高一邊嘴角,手心默默地在發汗,「我不是在你的地盤綁架這個公子哥兒。」


  「整個高譚都是我的地盤。」




  ——不,是蝙蝠俠的地盤。


  Tim在心中說。




  「不過我也不是來跟你談判的,你不用緊張。」紅頭罩站到綁架犯頭子面前,他看得出對方緊握椅子把手,試圖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緊張,「我是來恭喜你,」紅頭罩聲音突然高亢了起來,「你是這個月第一個突破我底限的人。」




×




  Tim的頭大力撞到水泥剝落露出裡頭紅磚的牆上,給滿身傷口的他再添加一筆——只是造成這個傷口的人是紅頭罩。




  混亂的槍戰中,紅頭罩抓準時機將人質踢到另一個房間裡頭,自己面對眾多佩帶武器的綁匪。


  ——他沒帶手下來?


  Tim被踢出去的時候腦子中只有這個疑問,他以為蝙蝠俠可以一起把綁架他的人跟紅頭罩及其手下一起關進窯子……而且以過程來看,紅頭罩是因為他的交易對象幹了他不認同的事才來切割關係的?




  Tim快速地解開綁在自己手上的繩子,他所在的這個房間入口位置角度很奇妙,外頭的子彈不太容易打進來。


  他衝到門邊,朝外頭看去,紅頭罩讓自己保持在空中跳躍,綁架犯們的槍法全抓不到他,反倒是他們被空中的紅影給一個一個打落!




  框啷!上空的玻璃破碎,一個巨大的黑影伴著披風降落,來的是蝙蝠俠跟羅賓……




  奇妙的三方交戰中,蝙蝠俠跟羅賓一邊得控制綁架犯,一邊得跟紅頭罩交戰,他們以為這一場單純的幫派火拼(只是剛好綁架了Wayne集團的CEO)。


  Tim抓亂了自己的頭髮,現下他的身份不是紅羅賓給他的行動帶來莫大的不便——他該想個法子在完全沒通訊系統的狀況下告訴蝙蝠他沒事……




  喀咖,Tim回過頭,窄小的窗戶被打開,外頭倒吊了一個夜翼。


  「夜翼——」Tim靠過去,靈巧地跳上去抓住那比他高上許多的窗沿。


  「Tim,你怎麼在這?你的人質設定呢?」夜翼拉住他的手,將他拖出窗戶。


  「我本來在現在最混亂的那個房間中間,被大概二十把槍指著。」


  「我沒看出你有那麼受歡迎。」攬住Tim的腰,夜翼收了收鉤索,他們兩個同時被扯到鉤索勾住的位置。




  經夜翼這麼一說,Tim才頓了一下……


  「從他們對話中可以聽出綁匪是沒錢付給紅頭罩才綁架我的,可是是紅頭罩把我推進那個房間裡——」Tim不可思議地皺起眉頭,「他救我?」


  「以結果來看是偏向這點沒錯,他在底下也有攻擊蝙蝠俠跟羅賓,或許他有他的目的。」


  Tim點點頭,「我知道了——先跟蝙蝠說這個。」




  送Tim到廢棄大樓底下之前,夜翼就先跟蝙蝠俠做了通訊。




×




  戰場上只剩下蝙蝠俠、羅賓與紅頭罩還站著,紅頭罩的狀況上看起來趨於下風,他的頭罩上甚至出現一個能看到顴骨的窟窿。




  「你沒有理由讓人質脫離危險區。」蝙蝠俠說,他的手上還握著蝙蝠鏢。


  「呵,我也沒理由給你知道我的目的。」紅頭罩調笑著,真沒想到連救Tim的過程都會被蝙蝠家插隊,但沒過半秒鐘他就換了個口吻,「現在那個小公子在你們手上?」


  「TimDrake會在警局做筆錄。」


  「既然這樣的話……」紅頭罩快速地從懷中拿出個小小的類似炸彈的圓球,「我想起家裡的爐上在煮糖水,就不奉陪了!」丟出兩個圓球。




  咚、咚咚咚咚……圓球滾至蝙蝠俠腳邊,黑色的蝙蝠與鮮艷的知更鳥同時跳開——砰嗤,灰色的煙霧大量且迅速瀰漫在整個空間之中,誰也看不見誰。







  Tim被綁在床上,他覺得自己的狀況很好,只有身體表面被毆打的傷口還在痛,內臟與骨頭都算完好。


  「Alfred,」老管家推開門時,Tim對著天花板喃喃念著,「我百分之兩千沒事,這些都是皮外傷而已。」更重更危險的傷害他都遭遇過了,說真的他現在穿上制服衝出去做任務都沒問題。


  「我建議您繼續躺著,少爺,」Alfred帶了些換藥紗布進來,他身後跟了一個比老管家還高上許多的青年,「在不接男友的電話一整天之後,相信我,適當的裝病可以挽回一點分數的。」




  Tim從床上跳了起來,Jasony在他背後手上拿著一束花,完全沒被Alfred的幽默逗笑。


  「Jason?」


  「嘿,我呃……給你帶了花。」Jason抖抖手上的鮮花,不是很大一束,看來買得很倉促,「我以為你……」Jason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空氣中蔓延著一點尷尬的味道。




  Alfred放下換藥的紗布後,轉而面對青年,「請允許我找個瓶子把花裝起來,先生。」


  「當然,謝謝你,Pennyworth。」Jason把花交給Alfred,並看著他走出去。




  「Jay?」Tim出聲喊了喊他,Jason出現在莊園裡頭有點奇妙,他可是被邀請許多次都不願意來啊,現在居然因為他受傷而願意來看他,滿滿的感動充實他的內心,Tim覺得自己還乖乖躺在床上實在太好了……


  「……」Jason到Tim床邊的椅子上坐下,「如果我沒看到今天早上的新聞報導,我都以為你在氣我不接受你的邀請。」


  「我承認我有點沮喪,不過我不會為此生氣。」Tim朝他笑了笑,「抱歉,我讓你擔心了。」


  「不,我讓你擔心過一次,你讓我擔心過一次,我們扯平了。」Jason把椅子拉近了一些,「我不曉得我該怎麼表達我有點後悔沒答應你要來Wayne莊園,我第一次來不該以這樣的形式。」


  「我不在意這些,Jason。」Tim握住他的手,「跟我說說報導上都寫了什麼?我還沒空看今天的報紙。」


  「蝙蝠俠跟羅賓救了你,報紙上有你毀容的照片。」




  在聽見『蝙蝠俠跟羅賓救了你』的時候,Tim有點心虛,以結果來看是那樣沒錯,可是他想了一個晚上,真正讓他遠離危險的是紅頭罩才對……此時他卻不知道要如何說明這點,一個毒販大佬讓他遠離戰火?這說出來也沒人會信的……




  Tim很快壓下他的情緒,「還好照片夠誇張,不然我還在煩惱沒了手機怎麼聯絡你。」


  Jason總算笑了,「你可以傳統一點,背我的手機號碼。」


  「事實上,我有背,可是我要求手機都會被認為要工作,目前正被禁止所有電子產品。」Tim的拇指輕輕摩挲著青年的手背,Jason的皮膚摸上去有點涼,他應該是騎車衝過來的,「喔,對了,其實我沒有實際看到蝙蝠俠跟羅賓,我以為只有夜翼——這有讓你幫蝙蝠家族加一點分數嗎?」




  Jason沒有立刻回答,Tim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想Jason大概還礙於自己的面子不想承認。




  半餉,Jason含糊地飄開眼神,「這個嘛……」可是他們打我……






-tbc-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