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ham Knight

来啊,互相伤害啊!

[brujay]噓(3

白灰灰白:

OOC注意


-------------


3.




  黑暗中的藍色眼睛圓得讓人著迷,Dick跟Tim對動物並沒有特別的愛好,可是一想到那是Bruce就覺得特別可愛……


  「怎麼了?B?」Tim過去抱起地上的黑貓,他實在不知道蓬鬆的Bruce是怎麼通過蝙蝠洞口的生命體徵感測。


  「喵。(Tim,我需要Damian的指紋。)」


  Tim抿了抿唇,跟溫馴的貓狗比起來,原型是可怕的大蝙蝠這點,讓黑貓看起來更加可愛了。




  「我覺得他有話要說。」Dick在一邊的櫃子裡翻翻找找,「Damian在蝙蝠洞裡頭留下的東西可多了。」


  「喵。(沒錯,Dick,把Damian的指紋檔案調出來。)」以蝙蝠俠來說,弄到誰的生命性息都是易如反掌,可那是在他不是貓的狀況下。


  「啊,有了~」Dick在櫃子中找出一罐透明的塑膠罐,裡頭裝著淺綠色的細末葉子,「他是來要貓草*的~」


  「喵!(不!我要的是Damian的指紋!)」


  「……」本來打算反駁Dick的Tim看到黑貓的激烈反應,把『蝙蝠俠才不愛貓草』吞回肚子裡去,「好吧,別灑太多。」


  「喵!!——」




[*又稱貓薄荷]


×




  Jason在壁爐裡頭睡了好一下,他伸了個懶腰,羞恥圈還在他頭上,任他怎麼撥都推不掉。


  ——變回來之前就要跟這東西一起過活了,哈哈……


  他淒涼地垂著頭,幽幽從門縫中走出去。




  提圖斯在門外顧著,察覺他出來抬起來頭。


  “蝙蝠還沒回來。”


  Jason嘆了口氣,“這種情況下通常要我去找他,見怪不怪了。”




  貓的腳步都很輕盈,即使Jason覺得自己的步伐很沈重,在大丹犬或者人類的眼中看起來不是那麼一回事。他才踏出兩步,就聽到提圖斯低沉地、漫不經心地吠了一聲。


  “跑!”




  貓的警覺性是天生的,Jason的警覺心也是,聽見大丹犬的警告後他的後腿立刻蹬出去,卻在半空中被一雙手給握住——


  「要去哪?Todd?」邪惡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你是怎麼把自己弄得這麼髒的?全身都是灰。」


  「喵——」又被抓住的Jason大叫,伸著爪子的四肢四處亂抓。




  “我很抱歉,Jason。”黑貓潘尼沃斯在大丹犬旁邊有點慚愧,牠確實拖住了Damian的腳步。


  當莊園中只有一隻黑貓,而那隻黑貓還叫做潘尼沃斯的時候,Damian想看一隻貓舔毛甚至是不可能的事。


  他看不見牠一隻貓自己舔自己,前掌背、側肩、肚腹等等一隻貓能自己舔到的各種位置。潘尼沃斯太過優雅,牠不會在任何人類面前舔自己的毛。


  因此對Damian來說,『家貓會舔毛』根本是傳說……可是今天他卻看了個過癮,潘尼沃斯還陪他玩逗貓棒!


  如果今天不是聖誕節,那就是因為莊園多了兩隻貓讓原本只有一隻的潘尼沃斯不孤單了……於是『Damian想去找另一隻貓來陪他玩』就出了潘尼沃斯的意料之外……




  「你該洗澡了,Todd。」男孩改成拎住橘貓的後頸,看起來雖然很粗魯,他的動作卻還算是溫和——只是『洗澡』這兩個字聽起來讓貓有點害怕,潘尼沃斯看起來有點緊張就算了,原本是人類的Jason理應不怕洗澡,此時那兩個字卻跟小丑的撬棍劃上等號……


  「喵——」Jason叫出長長一聲,長到讓人覺得他可以十秒鐘不呼吸只管叫,尖銳的牙齒都露出來了。




×




  黑波斯面對貓草,穩如泰山。




  聽說貓碰到貓草就會進入興奮狀態,Dick將貓草撒了個遍,不只地上,他還撒了一些在貓身上,只見黑波斯依舊用藍藍的眼睛看著他們,不算明亮的蝙蝠洞中,貓的瞳孔放大到……很萌的程度。


  「喵。」Bruce急促地喊了聲,他是蝙蝠俠,他能忍耐各種不同的致幻劑、藥物,甚至是殺傷力最強大的毒藤的花粉,區區一個貓草——




  「Bruce不喜歡貓草嗎?」在Dick轉身背對他的時候,黑貓拍了拍地上的綠色細末,忍住撲上去打滾的衝動,貓草的味道充斥他的鼻腔,讓他興奮得不能自己——不行!他得忍住!Jason在等他回去!他沒空玩貓草!!——不!不是這個!他是蝙蝠俠!他不能喜歡貓草!!




  Tim現在是唯一在找把他們變回來的方法的人,他沒有多做回應,專注於調查那批非法武器的工廠。




  Dick轉回來,地上的Bruce還是看著他們,「喵……」


  「我差點說出『我想養』了!」Dick誇張地摀住自己的心臟。


  「你不會想養的,你只會從他的夥伴變成他的奴隸而已。」Tim冷靜地調出其他資料。




  躂。




  聽見細微尖銳物敲動地板的聲音,兩個前羅賓都抬起頭來。


  「什麼聲音?」他們面面相覷。




  躂。躂躂。躂……




  同樣的節奏大概重複了兩遍,他們就聽出那不是普通的聲音,而是一句摩斯密碼……




  「『給我』……」Dick翻譯著,「『指紋』、『檔案』……『Damian的』???」


  然後兩人同時明白了什麼,同時往地上的Bruce看去,黑波斯用他的指甲敲著地面,越敲越快……




  他已經敲出命令句了。




×




  浴室裡頭在放水,Damian在哼歌,橘貓躲在門邊,驚恐地望著落下的水柱……




  「喵——」該死的為什麼水看起來那麼恐怖?


  帶著羞恥圈的橘貓露出爪子瘋狂抓著背後的玻璃門,「喵——(你快來啊!老蝙蝠!)」


  嗒嗒嗒嗒,貓爪拍在強化玻璃上頭的聲音,嗒嗒嗒嗒……


  「喵——」




×




  “Jason!”用最快速度衝回來的Bruce沒在壁爐裡頭找到Jason,提圖斯告知他Damian打算幫Jason洗澡。(就算他是蝙蝠俠,聽見『洗澡』也不自覺地腿軟一下。)


  “把我弄出去!!”Jason淒裂叫著,“昨天你兒子想結紮我!現在他想殺了我!!




  “Damian!!”Bruce也跟著無意義地抓門,嗒嗒嗒嗒,吼著親生兒子的名字,嗒嗒嗒嗒,忘記人類現在只能聽見他們的喵。


  “他根本聽不懂!!”Jason喊到都快破聲了,下一秒,他就背後的男孩給抱了起來,“……Bruce……”他絕望地看著門外的黑波斯。


  “Jason……”Bruce趴在門上靜止,瞠大眼睛看他兒子笑得不懷好意……




  “……老傢伙……”Jason的聲音在顫抖,“救我……”


  “……”




×




  「你太吵了,Todd。」Damian來到裝滿水的臉盆邊,手中的橘貓寧死不屈,他打算將Jason放進臉盆,貓的四肢就撐開抵住臉盆的邊緣,不只這樣,還不斷嚎叫。


  門外的黑波斯也跟著在叫,幫貓洗個澡弄得像要把他送上斷頭台一樣。




  突然,門外沒聲音了,Damian拿起抵死不從的橘貓,朝外頭看去,黑波斯不在那裡。


  「父親?」太殘忍不忍看?




  下一秒,一個高速的小小黑影朝門衝了過來,砰一聲撞到強化玻璃上!!


  「父親!」


  「喵!(Bruce!)」




  黑波斯落地後倒在地上動也不動,Damian立刻放下橘貓跑到門邊,檢查那隻閉著眼睛的黑波斯……


  Jason看到門開了沒有立刻逃走,他挨在Bruce旁邊,「喵——」邊叫邊用額頭拱拱他。




  Damian一邊氣憤一邊委屈,他只是要幫滿身灰的橘貓洗澡,現在弄得他父親可能因此腦震盪,——不過是洗澡而已?……這都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了?




  突然,Damian不到一秒的閃神,黑波斯抬起上身,用他前掌的肉球去壓Jason羞恥圈上的一個圓形感應器。




  嗶!羞恥圈瞬間掉落,兩隻貓逃得無影無蹤……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