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ham Knight

来啊,互相伤害啊!

【brujay】来只兔子 2

小红蝙蝠:

隔的有点久


总之我调整工作时间要开始逐个填坑了!(大概)


 懒得去翻上一章的直接点这里好了:http://wx1.sinaimg.cn/large/78e4b9c7ly1fg909eh1q3j20c88a17du.jpg


***********************************************


 


他打开门出去时伊恩还在门口,疑惑却带着一丝希冀地看着他,又担心地往门内看了看,在看到Jason躺在床上生气的背影时无奈又了然地叹了口气。


 


“请不要在意,他的性格是有些不同,他不是天生的莱肯族,“伊恩温柔地劝慰着,尽管他能看出来少年非常想要取代Jason来陪伴自己。想想这个星球的文化,兔子们当然对于喜欢的对象不会吝于表达。“我们本以为他对同族的态度会有所不同,也许他还没有从受伤的阴影中恢复。”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人知道。他来的时候伤得很重,有一部分身体完全……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伤者,“伊恩一副回想一下也很害怕的模样,Bruce发现自己竟然很有冲动把他抱进怀里安抚,换了别人大概早就陷进这个温柔牢笼了,但做为蝙蝠侠,他只是绷紧了下巴。


 


“我们都以为他要以残缺的身体继续活着时,钻石夫人的恩典却突然降临,让他变成了我们族人的模样,完好无缺,还多了幼肢。”


 


这经历倒是很Jason,Bruce想,不公平又以古怪的方式走运……算走运吧。


 


“你还要他吗?“


 


这个问题把Bruce的思绪引去了另一个方向。趁他回忆和思考时伊恩摸了摸他的脸颊,“你认识他,是吗?可就在他回来时,他已经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了。”


 


Bruce顿时一把抓住了少年的手腕。伊恩惊讶地看着他,张开的双唇仿佛在无声地道歉又在询问自己做错了什么,随之Bruce反应过来伊恩说的是Jason做为“兔子”的死里逃生,而不是……不是他以为的那一次。美丽的少年温柔地看着他,即便如此还是一副随时都准备把自己给他的模样。要拒绝这样的诱惑真的是很难的,光是想想让这样可爱的小东西伤心就连Bruce也涌上了强烈的负罪感。他只来了这么短的时间,这个星球就用各种他所未察觉的方式影响了他,想必影响Jason更多,至少在他的印象中,用红头罩身份杀回高谭的Jason基本上不会对他这样咋咋呼呼的生气,不,就算Jason还小的时候,有什么事也都是默默忍耐,然后在行动中爆发出来,等来他的斥责后再不甘心地顶撞。


 


这么一想,还真是挺直白的脾气了。Bruce捏捏有些发痛的眉间,感到伊恩抚慰地隔着护具抚摸他的手臂,无法给他带来对方的温度与触感,他只感到轻轻的压力。


 


“伊恩。“那么他能做到的至少是叫叫对方的名字,不过善解人意的兔子露出了遗憾的微笑,听出了他语调中的拒绝。


 


“我在,我会让另一个祭司做准备……”


 


“不,我就要这一个。”


 


他在伊恩不舍的神情里再次艰难的转身,打开了房门。一时间一个杯子带着风声飞了过来,他敏捷地避开,还护了一把吓了一跳的伊恩。门里的Jason用桌布拖了一大堆杂物,咬牙切齿气冲冲地看着他,兔耳朵快竖到天上去了。


 


“你开门干什么!你不是不要跟我结婚吗!你走!我就算和小丑去交配也不要……“


 


这句话过分到Bruce都不好说自己是什么脸色,而Jason也闭上了嘴,避开了他的目光。伊恩惊慌地正想说什么,Bruce已经机智地关上了门。无数杯盘碗盏暴风骤雨般地砸在门背后,伴随着Jason恼羞成怒的咆哮。不少兔子和形态各异的外星人探头探脑地在好奇这边发生的事情,在蝙蝠侠气场阴郁地回过头时若无其事地转回去。


 


“对不起!”伊恩把他带去另一间休息室的一路上都在急切地道着歉,好像这是天大的事情,小脸看起来马上就要哭出来。“他以前也没有这样的,只是不太……不太甜。我们可以……”


 


“不用了,“Bruce板着脸回答,”我这就走。“


 


大概出了这种事在这里确实算某种可怕的外交事件了,Burce在声明自己只是丧失了兴趣,而不是对莱肯星人有恶感后,终于踏上了飞船。伊恩哭得像个孩子,哀求他以后一定要再来,他从没有见过有谁这样哭得令人动容,也让他关闭舱门的手格外艰难。


 


飞船启动后,他开始想以后要怎么办。这时一双少年的脚丫架上了驾驶台,Jason得意洋洋地抱着一个刚热过的汉堡坐在了副驾驶上,“嘿,old man!我就说这个办法有用!他们以为我和你吵成这样,肯定不会跟着你上船的!”


 


“他们还是会发现我把你夹带走了。”


 


“那时候我说不定就回到地球变回原来的我了,和他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Jason说完咬了一大口汉堡,马上吐了出去,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


 


“怎么了?”Bruce问道。


 


“它坏了吗?”Jason说着把汉堡递了过去,Bruce闻了闻,很正常,接着咬了一口进一步确定。“没坏,是正常的味道。”


 


“我还以为……”Jason缩回手,红着脸扭过头,“还以为是之前他们做的地球食物味道有问题……”


 


“你的口味发生改变了是吗?”


 


Jason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惆怅地叹了口气。“糟了,我会怀念晶蜜的。”


 


“嗯?”


 


“你不知道吧?”Jason露出坏笑,“‘兔子’们死了以后会晶化,然后会被回收提取成特殊的材料粉末和甜蜜的液体,后者兑一些水就是‘兔子’们的日常饮料了。这帮一脸无辜的小东西,天天都在喝同胞的‘尸水’哦。”


 


“飞船上的水也是甜的。”


 


“哦别提了!”Jason抱住头,“这个坎我好不容易才过去。”


 


不过十五分钟后,Jason就发现这辈子大概还能继续无限畅饮“尸水”了。红灯大作的警报声中,他们被各路飞船截停,只好乖乖地又回到了莱肯星。Jason暴躁得像披着兔子皮的狼,吵闹地声称是他自作主张混上飞船。而另一间房间的Bruce则在伊恩给他出示了一张长长的名单后脸黑成了炭。


 


“我们是会给所爱之人带来爱与幸运的种族,”伊恩说道,“所以惹到我们的话,也会发生小小的不幸,这确实是我们吸引其他种族的特性之一。成年却还保有幼肢的Jason被认为会带来额外的幸运,所以想要带走他的人很多的。”


 


“我会带他走。”


 


“那就完成仪式吧。”伊恩的嘴唇弯出微笑的弧度,眼角却满是遗憾和悲哀,“他也想跟你走。那些所谓自作主张的话都是谎言,他说这话时耳朵在发抖,我们说谎时耳朵都发抖。”


 


一看到他开门Jason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怎么样?”


 


“不结婚不许走。”Bruce言简意赅地回答。Jason沉默了两秒,然后愤怒地冲向了门口:“胡说八道!不过就是一帮死兔子!看红头罩大爷——”


 


门开的瞬间红头罩大爷就突然弯腰倒在地上缩成一团,Bruce心一沉,两步跨过去却发现Jason眼泪汪汪地紧紧握着脚丫。


 


“可恶……开门时撞到小脚趾……”


 


“……”Bruce有点相信诅咒一说了。


 


“妈的,这不算什么!”Jason忍痛站起来,气势磅礴地打开门冲了出去,紧接着的是碰撞声和几声惊叫。一个路过的“兔子”被Jason撞个正着,头顶着的一大罐晶蜜倒了下来,把Jason浇了个透。


 


“那可是纯蜜!”“兔子”痛心疾首地大叫,顿时吸引了附近所有莱肯人的注目,一只只“兔子”眼里都泛出了狼一样的绿光,Jason刚把眼睛上的抹开,就看到平时温柔乖巧的“兔子”们如同丧尸出笼般朝他冲了过来,接下来发生的事连Bruce都看不下去地关上了门。


 


总之Jason一个小时之后才被裹在浴巾里送了回来,被洗(舔)得雪白的少年抱着腿坐在床上两眼发直,仍然是好心的伊恩来给Bruce交待情况。


 


“差不多有上百人舔了他,”伊恩红着脸说,显然他也没忍住,“抱歉,我们实在是不能浪费纯蜜。”


 


Bruce点点头表示理解。


 


“你去爱抚他一下会让他好受一些的。”伊恩虽然看起来满怀着对Bruce的爱意,但投向Jason的目光倒也是不折不扣的关切与疼爱,“尤其是他的幼肢,摸摸耳朵,揉揉尾巴,他会很舒服的。”


 


Bruce绷紧了脸,僵硬地再次点头,连伊恩恋恋不舍地出门时都没能挤出一个缓和的表情。


 


尾巴。


 


Holy shit,想也知道。


 


肯定也是雪白的尾巴,窗帘配地毯什么的……啊呸,不是这回事好吗。


 


那是毛色?


 


总之忍着内心的惊涛,Bruce面不改色地靠近了那只就算能给别人带来额外幸运,却没怎么在自己身上体现的“兔子”。


 


“Jason。”


 


“走开,不要你管,不许摸我。”


 


Bruce看着那对神经质地颤抖着的耳朵,叹了口气,“不行还是结婚吧。”


 


 


************


 


就试试能不能存活……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