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ham Knight

来啊,互相伤害啊!

【Brujay】披风[ABO] 上

音栖尾:

*rebirth里那张老爷站在坐地的二桶面前的脑洞
*老爷A,二桶由B变O设定
*信息素水平高的Α可以对比自己水平低的A和任意水平的O产生压制,所有信息素对B无效。


 杰森是一个Beta.
 这没什么不好,对于一个混迹街头的孩子来说,身为Beta无疑是最方便的——不像Alpha和Omega,走到哪里都是活生生的气味靶子。这意味着他可以偷偷溜进任何地方不被发现,而且不会闻到Omega的气味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老二或者被哪一个Alpha的信息素压得站不起来。
 所以当蝙蝠侠高大的身影站在他面前时,杰森还能跟他打上两招。
 布鲁斯是一个高水平的Alpha,很多时候他甚至不用动手,只靠信息素的压迫就能让罪犯动弹不得。杰森对布鲁斯的这种能力半是敬畏半是好奇,他曾经努力地嗅过布鲁斯,但是除了皮革和露水的气味什么都闻不到。也许——杰森自己都不想承认的,他在内心深处小小地嫉妒过布鲁斯,甚至那些罪犯,因为他们能闻到的一切在他的脑海里只有空白。
 但这一切在他从拉萨路池里爬起来之后都改变了。
 塔利亚把他领回住所的路上他几乎被各种各样硬塞进鼻腔的气味弄昏过去,Alpha的,Omega的,充满攻击性的,温和的……
 杰森一度以为自己变成了一个Alpha或者Omega。
 “不,”塔利亚告诉他,“你闻起来什么味道都没有。也许这是拉撒路池所带来的副作用?”
 杰森也是这么认为的,虽然能闻到,他对任何信息素却都毫无感觉。这种想法持续了几个月,直到他回到蝙蝠侠的活动范围之内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用枪对准了一个人的脑袋。
 看见蝙蝠镖的一霎那杰森就知道事情开始向不太妙的方向发展了。爆鸣声过后,他颇为狼狈地翻身坐起,意料之中地看见了蝙蝠侠伫立在身前的高大身影。夜风在黑暗骑士身后猎猎作响,披风如巨大的恶魔翅膀一般张开,与此同时,一股比他闻过的所有Alpha都要强大的信息素扑面而来,冷冽如刀锋,却又带着些许晨露和青草的气味。
 “咔嚓”
 杰森发誓他听见微小的声音从体内传出,仿佛一根筋绷的弦突然断裂,奇异的感觉从鼻腔蔓延至整个身体,那一刻起,他的大脑运转就…出现了某种错误。
 多亏了肌肉的本能反应,他跳了起来而不是继续傻坐在地上。手指扣上了扳机,心脏狂跳着,杰森从未感觉面罩里的空气这么湿热。他向布鲁斯挥出一拳,因为头晕而力气稍小了些——这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因为下一秒布鲁斯的手臂紧紧箍住了他的身体。Alpha因剧烈运动而更加浓郁的信息素从他毫无防护的裸露手腕浸入血液,肆无忌惮地侵占着每一个细胞,神秘的本能突然浮现在脑海中,像一柄大锤重击在他的神经上,将所有他能想到的反抗招式全砸了个稀巴烂。有那么一秒杰森几乎想要放弃抵抗,听从那个吵闹不休的声音让自己融化在这双手臂中——
 “滋啦!”
 幸好他在胸甲里安了电击枪。
 几分钟后坐在酒吧里平复着喘息的杰森这么想着。他点了一杯酒,希望酒精能稍微麻痹一下他抽痛的神经,脑海里却不可抑制回想起那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环绕住他身体的感觉,还有那种气味……
 让他想起少年时那些奔走追逐的夜晚和疲倦而温暖的黎明。
 实在是…太诡异了。

 而在安全屋里遇见蝙蝠侠并不能让这种情况有任何的改善,整个屋子——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布鲁斯压迫性的信息素。杰森的双腿从进门的一刻起就开始发软,无孔不入的信息素从他的鼻子,嘴巴,眼睛,甚至皮肤的毛孔钻入身体,汇聚成一股浓稠的浆液,最终进入他的大脑并堵塞了所有杰森还能动用的思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感到嘴巴还在开合,但是他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布鲁斯终于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屋门合上的一刹那,杰森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他无法抑制地喘息着,整个人都在颤抖,液体从某个地方缓缓流出,一股浓郁而甜腻的气味在屋子里升腾而起。
 现在连白痴都知道这是Omega在发情了,然而意识到这个对杰森来说毫无帮助。布鲁斯残留在屋内的信息素让他丝毫动弹不得,更别提正常地走出屋门去买抑制剂,而且由于事先没有准备任何防护措施,他现在的气味恐怕隔着几个街区都能闻到。
 等等,几个街区……
 “嘭”屋门被大力撞开,而这声音成了杰森大脑最后残留的清醒记忆。




 空气中骤然炸开的Omega气味硬生生拽住了布鲁斯的脚步。蝙蝠侠射出钩索以最快速度循着气味传来的方向而去,高水平的Omega,而且是在毫无防护措施的场地发情,假如晚到一点,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身为高水平Alpha的这件事一度相当困扰布鲁斯,这意味着他对Omega的气味极其敏感,而且经常不可避免地产生生理反应。为了克服这几乎不可能改变的本能布鲁斯付诸了相当艰辛的努力,那几年中他几乎将自己泡在了Omega信息素里。
 最终他成功了,代价便是他对任何Omega都不会再起生理反应。
 但是现在——气味的指向越来越靠近他刚刚离开的地方,布鲁斯有些心慌,腺体传来轻轻的刺痛,那种久违的冲动再一次在神经中不安分地跳跃起来。
 火药,烟草,和雏菊的清香。信息素粘稠得似乎下一秒就要凝成实质沿着屋门滴落下来,布鲁斯几乎是蛮力撞了进去,接着看见了杰森倒在地上的身影。
 “Jason?”
 布鲁斯小心翼翼地托起养子瘫软的身体,杰森的绿眼睛茫然地大睁着,身体因为剧烈的喘息而轻轻抽搐,股间的液体不受控制地流下,洇湿了制服。Omega因为Alpha的触碰和靠近而呜咽出声,杰森攥住了布鲁斯垂落在他身侧的披风,鼻尖贪恋地嗅闻着,条件反射地大口吞咽着空气中弥漫的信息素。
Omega?
 布鲁斯不记得罗宾曾表现出任何一点Omega的特征,就连杰森的死亡证明上标记的性别也是Beta。那就是…拉撒路池的池水,看来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布鲁斯掏出随身携带的抑制剂打进杰森的手腕。
 “Ssh…很快就没事了,Jason。”
 药剂如同冰块融进沸腾的血液里,这对初次发情的Omega来说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杰森不明白眼前这个Alpha为什么不标记他而是给他打抑制剂,他不满地呜咽着,抓扯着身边一切能够到的东西,甚至一口咬在试图安抚他的布鲁斯胳膊上。
 锋利的尖刺割伤了杰森的嘴唇,几滴血流了出来,杰森伸出舌头舔了舔,因为嘴里的铁锈味而皱起眉,颇有些委屈地看着布鲁斯。
 血腥味挥发在空气中,很快融化在了Omega源源不断散发的信息素里。

 几乎在同时布鲁斯就感受到了几股突然升起的Alpha信息素,原本哭笑不得的神情猛然一凝。
 坏了。


—————————TBC—————————
后章链接  

我的错,我忍不住写着写着就开始走剧情……总觉得老爷不是那么随便的alpha所以决定把他俩都整断片然后再开车……

评论

热度(136)

  1. Arkham Knight七尾 转载了此文字